夏什么

专注搞笑二十年,欧美cp坑底。

【狼队】亲爱的斯科特(甜饼一发完)

在斯科特回到学院的第二天,罗根就接到了前往马德里的任务。天哪查尔斯——罗根在脑子里狠狠地朝教授吐痰,无声地询问到底是什么样的任务这么着急——查尔斯犹犹豫豫地在他脑海里说道:“是有万磁王的消息。”

“?” 罗根不可置信地转向斯科特,“瘦子,——我万万想不到,为了他的姘头,查克要把一块艾德曼合金送到一个专玩金属的人身边!万磁王会像玩一块橡皮泥那样对付我!”

当然了,他会的。斯科特一边想着一边温和地拍着罗根的脊背(他也很想念罗根,但可不会在学院里对教授有什么异议),“注意你的用词,Wolvie;马德里也没有那么糟,不是吗?那么漂亮的地方,你可以寄明信片给我,虽然我不确定你的字迹会不会让我羞于把它贴出来。”

“明信片?当然不!”罗根叫道,“我知道你是个老古板,但花花绿绿的廉价卡片连劳拉都不会喜欢的;开什么玩笑,金刚狼绝对不会寄明信片。”

……

罗根坐在马德里的一家小酒馆里,面前摆着一张明信片,心不在焉地将笔尖戳在桌子上。他记忆里少有写信、邮寄明信片这样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该写点什么……于是他凭着仅有的一点点常识翻过卡片,写上一行名头:亲爱的斯科特。

亲爱的斯科特。罗根不禁打了个冷战,他可从未叫过斯科特这个。他们之间的称呼从为了琴结仇时(“哦,”琴鄙夷地说,“算了吧,基佬。”)就是瘦子和矮子了,故意要惹人生气的时候当然就是小队长和镭射眼换着叫,至于Wolvie则是对方的回击了。哦,在一起之后斯科特也会这么叫,在罗根做出他眼中的幼稚行为时,金刚狼不过是一只撞坏了脑子的狼狗。

罗根回过神来继续准备落笔。他看着卡纸上潦草的字迹,“亲爱的斯科特”。天哪,这简直像赞美诗,我亲爱的罗密欧什么的。那最好还是别要他来唱,罗根想,小队长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五音都不全。就连罗根还能跟着收音机唱唱day and night,小队长的歌声仿佛濒临灭绝的雄鸟在向雌鸟求偶,而濒临灭绝的原因就是歌声太难听了。当然,斯科特才不是什么雄鸟;他是个混蛋,但他配得上一切世间好的东西。

罗根继续看着称呼发呆。亲爱的,这个称呼他也没在小队长口中听过——噢,单单指对他来讲。斯科特可以管每个人叫亲爱的,亲爱的琴,亲爱的教授,亲爱的汉克,亲爱的哥哥,甚至他亲爱的哈雷姑娘。到了金刚狼这便是一水儿的直呼大名了。当然这不怪他。罗根无声地笑了,谁会想管自己的情敌叫亲爱的,甚至动不动两人还会扭打在一起,伴着金属爪刺破皮肉和镭射光与空气摩擦的声音。虽然这些打斗最后总会因为荷尔蒙和性张力的催化一触即发成不可收拾,但罗根还是饶有兴趣地想着斯科特会不会有一天叫他亲爱的罗根。

哦,还有一个,他还会叫亲爱的劳拉,甚至还有早安晚安吻。罗根恶毒地想,萨默斯真是个当妈咪的好人选,他才不会给他的女儿什么吻,劳拉也嫌弃他的胡子扎人。说到劳拉,她真是越来越像自己了(罗根有一点诡异的骄傲,“基因的胜利”,他说。),劳拉的坏脾气在于她比罗根还控制不了那双爪子,金刚狼倒满不在乎,还油然生出些许骄傲与担心(瞧瞧她那双有力的小手,凶得要死的眼神,估计不会有什么小混球来搭讪),也有那么一点点理解为什么万磁王每次看见牌皇时脸色总是铁青了。

万磁王还只是脸色铁青,隔壁的斯塔克已经对自己的老伙计下死手了。罗根遗憾地含了一口酒细品,他可怜的老相识已经长得像一颗烧焦的蛋蛋了(可怜的加拿大!),现在还要面对刚刚成年的小英雄和小英雄的……老英雄。一位父亲失去了他的白菜,而且这猪一时半会儿还杀不死,真够他折腾了。老狼又有点幸灾乐祸,幸好他和斯科特搞到一起去之前给大家足足打了好多年预防针,查尔斯的笑容看起来也就没那么凉嗖嗖。

……噢,查尔斯。老狼痛苦地捂住额头,终于想起自己来这鬼地方的原因和目的。该死的万磁王,还有查克。这两个人明明把大半辈子都纠缠在一起,非要保持着一个跑一个慢慢跟着的状态,而且跑的那个还会回头看看另一个跟没跟上——他不信万磁王会“不小心”让查尔斯抓到尾巴,当然查尔斯也不信,但他就是这么跟着艾瑞克,不——是可怜的老狼跟着,像一个没有人权的退役大兵,被派到了离瘦子十万八千里的马德里来,明明他们都快一个月没见了;而也不知道艾瑞克要傻兮兮地保持这种诡异的平衡多久,难道他们就不能见个面,下个棋,顺便在棋盘上来一发——

“停下你的想法,罗根!”查尔斯羞恼的声音在他的脑子里响起,吓得老狼的艾德曼合金爪子直接伸了出来,在他对着胡思乱想了半天的明信片上戳出了三个洞。噢,老狼痛苦地呻吟,这下好了;亲爱的斯科特,马德里送来了金刚狼戳出的三个洞,注意查收。

而罪魁祸首并没有意识到给老狼带来的后果,还在絮絮叨叨:“罗根,这不是我第一次表明不赞成你对劳拉的教育态度,看看你那诡异的骄傲!我们要做的是……”

等等,查克。老狼在脑海里默默比了一个中指,“劳拉”,哈?你是从哪里开始听的?

随着教授有一点不太好意思地清嗓子,老狼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表情也慢慢扭曲:“放心,我听到的不多,开头大概是……‘亲爱的斯科特’吧。”

后记:
斯科特有的时候在想到底是变种人还是现代科技更强大一些。不过显而易见,变种人没法从马德里马上跳回学院,他的信却可以很快寄到。小队长带着一点雀跃地打开信封,倒出了一张风景明信片,上面还有三个爪洞洞。

斯科特:“……”

他还是找了根绳子,把带洞的明信片挂在了办公桌旁的墙上。对面的汉克捂着半边腮帮子,像是牙疼一样(斯科特觉得就算牙疼也是思念锐雯害上的),神情复杂地看着明信片,半晌说道:“还不错,是吗?”

斯科特透着红色的石英镜片看了他一眼,微笑着回答道:“很漂亮,马德里。”

汉克的牙疼更严重了。马德里的确很漂亮。你要是能把印着马德里风景的那面朝外就更有说服力了,镭射眼。

评论(14)

热度(217)